文/陶忠豪

焦點:
動態對比鮮明,強弱起伏分明,聲音個性充滿活力。
高頻能量充沛,樂器質感直接真實。
低頻延伸充足,音質紮實而具重量感。
全平衡線路設計,並配備同級產品少見XLR類比輸出端子。

擔任音響評論工作以來,一直自認自己的資料搜尋功夫不錯,不論任何冷門、奇特的音響產品,我都能在網路上找到蛛絲馬跡,不過這次評論的Avesta CD25 CD唱盤,卻第一次讓我吃鱉,無論我如何搜尋網路與平面媒體,就是找不到任何相關訊息(除了本刊前兩期的新品介紹與廣告之外),正當我感到納悶之際,Avesta品牌的創立廠商典立音響竟然告訴我,第一批50台CD25唱盤已經在上市2個月內就銷售一空了!在Hi End市場景氣如此低迷的寒冬中,這款毫無媒體介紹的CD唱盤竟然能夠逆勢崛起,創造如此驚人的銷售成績,這次怎麼回事?

電機工程博士跨刀之作
進一步探詢CD25的背景,我才知道這部唱盤是由一位美國電機工程博士嚴雨田所設計,嚴博士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電機工程系博士,曾於美國加州州立大學電機系擔任教授,後來返台任教,目前是淡江大學電機系教授,還常代表台灣參加國際學術會議。嚴博士的專精領域是數位濾波器設計、適應性訊號處理、通道等化與系統識別,設計CD唱盤可謂牛刀小試。他與典立音響主事者陳先生相識已近20年,卻始終沒有涉足音響圈,直到陳先生有了創立自有品牌的決心之後,嚴博士才出馬跨刀相助,Avesta這個全新國產品牌也才得以誕生。

CD25是一款具備24bit/192kHz升頻能力的CD唱盤,數位類比轉換晶片採用BurrBrown PCM1732,附帶HDCD解碼。轉盤機構採用的是Philips製品,伺服電路經過嚴博士修改,選曲速度奇快無比,典立音響主事者陳先生告訴我,第一批售出的產品中幾乎沒有遇到讀取挑片問題,可見讀取穩定性極高。類比放大部分,CD25採用兩顆AD827JN OP晶體放大,每聲道再經過一支6DJ8真空管緩衝處理,這兩支真空管都各被一個金屬支架牢牢固定,以防止震動干擾。

理論與聲音並重
深入瞭解,CD25雖然出自專業人士之手,但是設計卻非完全根據理論計算,而是經過了嚴謹的實際試聽與調音過程。以嚴博士的專業,他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調出各種聲音特性與理想的規格數據,不過調音過程中,依然慎重的比較過數款數類轉換晶片的實際表現之後,才在動態與音樂性兼顧的要求下作出決定。電容的選擇也是在多方比較之後,才在Siemens與Philips之間,選擇了進口Philips製品,取其聲音中性而高解析的特性。在CD25的最後開發階段,陳先生還把原型機送到德國,請他所代理的Audio Valve與Dynavox兩家Hi End公司的設計師試聽,並得到肯定的評價後,才確認CD25的聲音走向。 CD25的外觀也值得一提,它的機箱雖然無法與許多重量級的大陸製品相比,但鈑件頗為厚實,整體結構也堅固不鬆散。陳先生特別為它挑選了同級產品中少見的香檳金色塗裝,並在箱體兩側飾以櫻桃實木,增添典雅氣質。遙控器的木框更是以整塊櫻桃實木切削而成,觸感溫潤而無金屬的冰冷感,冬天使用尤其能感受設計者的用心。在遙控器上我發現除了CD控制功能之外,還有一組音量調整按鍵,詢問典立音響之後,才知道這是為了控制Avesta即將推出的擴大機之用,這部擴大機同樣由嚴博士設計,表現令人期待。

直接鮮明的能量釋放
D25的專業設計背景,或許是創造銷售佳績的原因之一,不過在沒有任何詳細資料說明的狀況下,聲音表現才是消費者接受這部唱盤的唯一標準,接下來就讓我們實際聽聽CD25的表現。試聽地點在本刊大試聽室,參考喇叭是Spendor G455,擴大機則選用了具備平衡輸入的Pathos Classic One。 首先試聽佛朗明哥吉他演奏專輯「Flamenco Puro ‘Live’」,第一首樂曲尚未展開,聽眾熱烈的掌聲就先引起我的注意,我所聽到的掌聲絕不是混成一團,而是分離度良好、清晰而有肉感的擊掌聲響。再聽吉他手Paco Pena的演奏,CD25重播的吉他音質特別紮實,撥弦力道的展現極為直接,不過絕非一昧的強調凶猛的力道,而是能夠清楚的刻畫強弱音之間的變化。重播佛朗明哥音樂特別考驗器材的活生感,CD25直接而不壓抑的能量釋放與分明的動態對比,重播起佛朗明哥音樂就特別活潑生動,聆聽時我與試聽室中另一部同樣採用真空管緩衝輸出的CD唱盤Cayin CDT-15A比較,兩者在音場、細節方面相差無幾,但是與CDT-15A較為溫暖內斂的高音相較,CD25顯然更具活力,尤其聆聽佛朗明哥人聲演唱,CD25直接的能量釋放,特別能展現那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吶喊爆發力。

毫不壓抑的高低頻延伸
聽小提琴家Ning Kam的「Transatlantic」專輯(Cypres CYP9615),我最常用這張專輯測試音響系統的高音重播極限,其中的小提琴錄音極為直接,Ning Kam的演奏尤其辛辣狂野,音響系統的高音若是控制不好,小提琴很可能變得乾澀尖銳。CD25的表現呢?我聽到了極強的琴音穿透力、流暢的節奏感,強奏處極強、纖細處又特別纖細,演奏能量爆發處絕不遲疑保留,不過高音卻不會刺耳。當然,素質優良的Spendor G455與熱情活潑的Pathos Classic One絕對是創造美聲的幕後功臣,不過如果沒有CD25如此直率而不壓抑的高頻表現,縱使後端的器材的表現再好,我們也無法完整聽到這份演奏中應有的激昂魅力。 試聽鋼琴家Yoram Ish-Hurwitz演奏的李斯特「旅行的年代 – 第三年」,低音觸鍵不但透明,而且仍保有厚度感。特別的是CD25的低頻更為下潛,可以把鋼琴的低音延伸表現的更為完整,這種表現在同價位唱盤中是極為難得的。
CD25寬廣的動態表現,在播放交響樂時特別能展現優勢。試聽夏伊指揮的布拉姆斯「第四號交響曲」,我發現CD25的重播氣勢其實並沒有超越試聽室中的參考訊源,但是音樂聽起來就是更為鮮活,這種特質來自於更分明的的強弱起伏轉感,強奏乍起的速度也特別明快,而且即使在極強的演奏狀態下,各部樂器的分離度依然清晰,不會混為一團。 回頭試聽室內樂的表現,重播鮑羅定弦樂四重奏與鋼琴家李希特合奏的德弗札克「A大調鋼琴四重奏, Op.5」專輯(Philips 412 429-2),這張唱片中的樂器音質錄得並不特別豐潤,如果器材質感不佳,聲音很容易變得乾澀。CD25雖然也不特別強調厚聲,但是小提琴的線條卻不會乾扁,大提琴音質飽滿豐潤,鋼琴的尾韻飄逸感也頗為出色,鋼琴與弦樂器的合奏表現的尤其均衡。與更高級的CD唱盤相較,CD25的音質清澈度或許還有進步空間,不過它所展現的協調感與極為豐富的音樂表情,已經充滿讓我持續聆聽的魅力。

後試聽「無比傳真」專輯第1軌《將軍令》,樂曲雖然僅是古箏獨奏,但是CD25卻能完全展現出演奏中的爆發力,高頻能量毫不壓抑的釋放,每一個撥奏都充滿勁道,琴弦的振動、彈性與尾韻如此真實而清晰,絲毫沒有含混帶過之處,顯然CD25要追求的不只是耐聽順耳,而是要盡情演奏出音樂的生命力。